盐渍草履虫

咸鱼。


没了

改梗】标题不知道叫什么好ˊ q ˋ

一片黑暗中,忽然响起了一声响亮的亲嘴声。几秒钟后,灯光重新亮起,却看见茨木的脸上多了个通红的巴掌印。茨木想:有点儿委屈,明明是挚友亲了狗子,被打的却是我。大天狗想:茨木竟然愿意亲那暴露狂而不是亲我。酒吞想:我真聪明,亲了一下自己的手背,又扇了茨木一巴掌,谁也不知道。

评论(7)

热度(2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