盐渍草履虫

咸鱼。


没了

【邦信】一个魔♂性的改编

改编自阿Q正传】

略ooc慎

 

但对面走来了淮阴的大将军。刘邦便在平时,看见伊也一定要吃豆腐,而况在屈辱之后呢?他于是发生了回忆,又发生了冲♂动了。

“我不知道我今天为什么这样欲求不满,原来就因为没见了你!”他想。

他迎上去,大声的吐一口唾沫:

“咳,呸!”

大将军全不睬,低了头只是走。刘邦走近伊身旁,突然伸出手去摩着伊高高束起的头皮,呆笑着,说:

“雏儿! 快回去,我等着你……”

“你怎么动手动脚……”韩信满脸通红的说,一面赶快走。

帐里的人大笑了。刘邦看见自己的勋业得了赏识,便愈加兴高采烈起来:

“子房动得,我动不得?”他扭住伊的面颊。

帐里的人大笑了。刘邦更得意,而且为了满足那些赏♂鉴♂家起见,再用力的一拧,才放手。

他这一♂战,早忘却了项羽,也忘却了吕锥,似乎对于今天的一切“欲求不满”都报了仇;而且奇怪,又仿佛下身比****了之后轻松,飘飘然的似乎要飞♂去了。

“这断子绝孙的刘季!”远远地听得大将军的带哭的声音。

“哈哈哈!”刘邦十分色。的笑。

“哈哈哈!”帐里的人也九分色。情的笑。

评论(12)

热度(5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