盐渍草履虫

咸鱼。


没了

【邦信】一个奇♂怪的段子

【梗有借鉴,具体哪里忘了】
【翻到底效果更佳】
“嗤。”
冰冷的钢铁穿透了脆弱的肉体,鲜血汩汩流出蜿蜒成凄惨的红河。
刘邦微笑地看着韩信满眼不可置信
“春风吹又生,斩草要除根。”
变得黑暗的视野中只有翻飞的衣袂渐渐模糊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2秒之后:
一杆长♂枪捅♂进了刘邦的后心。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去你妈刘季你傻逼了吧!!老子穿了复活甲!!!”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“我早就知道不能信你啊......”

评论(17)

热度(9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