盐渍草履虫

咸鱼。


没了

【有病的脑洞】文♂艺

【壹】
得知那个落魄的小网管就是叶秋大神的那个晚上,陈果做了一个梦。
梦里支离破碎的旷野上,血肉编织成的红河中,屹立着一个孤傲的背影,刺眼的残阳堪堪勾勒出矛尖的轮廓。
斗神,一叶之秋。
她看着他出神。
他倏忽转身,发尾在风中被渲染成炫目的金红。只见是苍白虚胖的叶修顶着一头红毛,嘴里斜斜叼了根烟,脸上的小胡茬灿灿生光。
"听说你们这里收网管?"
你所为人称道的美♂丽,不及我第一次遇见你。惊醒的陈果看着房间里一叶之秋的手办这么想到。

【贰】
很多年以后,张佳乐躺在北京二环内一间公寓的床上,望着床边的一盆花出神。
熹微的日光渲染在他的睫毛上,扑闪着——
"啪唧。"张佳乐摔倒了地上。
「遇见你竟花光我所有的运气。」张佳乐揉着摔疼的屁股淡淡地想到。

【叁】
"我抽烟,我离家出走,我熬夜,我打游戏,我嘲讽。但我知道,我是一个好女孩。(划去)小伙。"
叶修这么想着,顺手戳死了躺在地上的毁人不倦。

【肆】
"看清这个世界,然后爱它。"一瞬间包子的身影仿佛更加高大了,一头杀马特的黄毛绚烂无比。
"做不到......”罗辑失魂落魄地叹了口气,"如果你真的不准备把眼镜还给我的话。"

【伍】
和霸图打完一场线上友谊赛后,雷霆的六台电脑的显卡无一例外都出了问题,总是有模模糊糊的光斑闪动。肖时钦忍不住对张佳乐提出了些,宝贵建议,换得后者眼中划过一丝笑:
"用我三生烟火,换你一世迷离。"
肖时钦无奈地看着戴姓选手画了一堆乐肖本。

评论

热度(20)